大參考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1432|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后沙:“金雞”撞“金馬”,臺灣電影自己親手丟掉最后的臉面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20 15:17:2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6月17日,中國電影家協會和廈門市政府聯合宣布:第二十八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將定于11月19-23日舉行。23日這一天按慣例將上演最重要的環節--頒獎典禮。

  當天大多數網友就算看到這條消息,反應不過是”哦,知道了“,一般要等于臨近開幕那段時間,才會掀起一波紅毯熱浪,慢慢抓住大家的眼球。

  但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淡定,臺灣省當天的反應是:”好氣哦!被撞了!“

  《柿油時報》,三粒新聞網等綠營媒體立刻上綱上線,大肆進行政治議題炒作,將金雞百花電影節的時間安排說成是”抵制“金馬獎,因為金馬獎是在11月23日舉行。

  綠媒還說,撞期就是要逼藝人們選邊站,明星們只能選擇廈門或臺北,因此這就是杯葛金馬獎。

  金馬獎真的很了不起嗎?除了臺灣省內將它當成至高無尚的文化品牌,對明星來說只是增添身價,增加曝光度的場所,拿獎固然好,陪座也不失風光。

  其實兩岸電影人都知道2018年金馬獎頒獎禮上發生了什么?一位省內紀錄片女導演在發表得獎感言時,公然摻雜進了”臺獨“私貨,希望臺灣變成一個”國家“。

  綠營當時不但不指責她將金馬獎當成挑釁”一中“的場所,反而贊揚其柔弱但有”勇氣“。

  臺獨這股妖氣一旦侵蝕到金馬獎,等于宣告金馬獎正在走進墳墓。

  金雞百花電影節的時間安排不是問題。問題是臺灣媒體炒作這個話題有意義嗎?

  說對撞顯得激烈了一些,準確地說,應當是金雞百花電影節不想再刻意避開金馬獎。

  給你讓道是情面,走自己的路是道理。臉是金馬獎自己丟掉的,去年如此囂張,今年又何必扮可憐?

  實際上,丟掉的不僅是金馬獎的臉面,而是中國臺灣電影最后的臉面。

  金馬獎,既然民進黨團隊要將它政治化,那就不妨說說臺灣的政治與電影。有許多掩蓋在歷史塵埃中的事物,已經很少為人所知。

  90高齡的臺灣著名導演李行,在臺灣文化部門18日為其舉行的祝壽儀式上突然發飚,他說中國電影協會不自量力,金雞百花獎根本拚不過金馬獎,呼吁大陸金雞百花獎主辦單位改期,趁現在還來得及,我聽到這個消息非常生氣!

  大陸電影界對李行是十分尊重的,5月25日”李行電影展“剛剛在大陸舉辦,李行自己也從臺灣趕來,講了一些得體的話。沒過幾天,李大爺就動了肝火。對他我不想過多評價,只能說他老糊涂了。

  金馬獎,李行是第一批受益者,1962年蔣經國設立金馬獎,時間定在10月30日,因為31日是蔣介石生日,名曰文化電影界為老蔣暖壽。金馬非馬,而是從金門,馬祖兩地各取一字,以示反攻之意。

  1963年李行拍了第一部國語片,1964年他憑著《養鴨人家》獲得第3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獎,一舉成名。

  但1964年這一屆金馬獎卻沒有舉行典禮。這段歷史曲折,幾乎就是金馬獎不可說的秘密,差點有人人頭落地。

  我喝口茶先,再慢慢寫這件往事……

  李行是1930年出生于江蘇,1948年隨父去了臺灣,當時比他更能資格成為臺灣電影旗手的是女導演崔小萍。但兩人在1964年金馬獎風波之后,命運有了天地之差,一個成為影界紅人,一個被判重刑。

  崔小萍1922年1月10日生于山東,才女一枚,能編能導能演,臺灣光復后,1947年她隨上海劇團去臺灣巡演,并留在臺灣發展,1949年進入”中國廣播公司“擔任導播,1959年拿下亞太電影節最佳女配角,同時要為臺灣各重點藝校擔任教職工作,并成為電影導演,像瓊瑤的《窗外》(黑白片)就是她執導的。

  1964年6月12日,馬來西亞華僑,香港電影大亨陸運濤率團前往臺灣參加”亞太影展“,這是臺灣首次得到該影展舉辦權,全省上下極為重視。陸運濤的國泰電影公司是東南亞最大電影公司,他還擁有香港的電懋電影制片公司,資金極為雄厚。

  國民黨如果能與他合作,將大大提升國民黨當局在東南亞的文化號召力,所以他抵達中國臺灣后,陳誠為他設接風宴,蔣介石夫婦與他會面。

  陸運濤父親陸佑是南洋富商,一直資助孫中山,政治立場親國民黨,所以雙方合作沒有什么障礙。

  6月20日影展結束,陸運濤夫婦與多位港臺電影大佬前往臺中霧峰參觀暫時保管于此的故宮國寶。同時,發出六百張請柬,邀請臺灣要人到臺北圓山飯店赴宴,以答謝地主款待。

  由于趕時間,陸運濤一行人搭乘飛機去臺中,看完國寶后,再坐5點35分飛機趕回臺北,結果在回來途中,飛機升空五分鐘便墜毀,機上50多人無一生還。

  這起悲劇徹底打亂了國民黨在東南亞及全球華人地區的文化戰布局,而香港的邵逸夫則擺脫了最大的競爭壓力,陸運濤和他手下的電影大佬們如果在香港,邵氏無論是財力人力,政治資源都難以與之抗衡。

  邵逸夫是幸運的,當天他也是要跟電影大亨們一起去臺中看國寶,結果臨時有事先回了香港,6月26日又回到臺灣,不過,參加的是一場葬禮。

  1964年第三屆金馬將因此停辦。

  臺灣情報部門,警備總司令部,地方警察全部投入調查起案,國民黨不相信這是一場意外。

  突然有人向臺灣當局寫了一封信告密,信中指出是崔小萍在飛機上安放了炸彈,而且據多年觀察,崔小萍是臥底在臺灣電影界的共產黨員。

  這封信提供的材料足以置她于死地,而此人必是崔小萍電影界同行和好友,因為它十分了解崔小萍的歷史和生活細節。

  國民黨特務沒有立即抓捕崔小萍,而是讓她繼續拍攝《窗外》,暗中收集證據。

  飛機墜毀案現在也是撲朔迷離,比較可靠說法是當時是有國民黨軍官要劫機投奔大陸,造成機艙槍戰,飛機墜毀,龍應臺也持此觀點。

  1968年5月27日,國民黨情報人員突然逮捕了家喻戶曉的電影明星崔小萍,高壓審訊到6月8日,把四年來收集的”證據“一一擺在她面前。

  崔小萍承認自己在1936前與中共有聯系,領導她的中共黨員叫劉厚生,1947年帶劇團來臺灣演出也是劉厚生。當時在臺北演了《雷雨》《萬世師表》《續弦夫人》等反映階級斗爭的劇目,顯然是為”匪“宣傳。

  崔小萍幸運的是任何實證,全部是旁證,佐證,如前夫的,同事的,朋友的。而劉厚生人在大陸,國民黨無法前去對質,以證明存在組織關系,這樣,崔小萍雖然受盡折磨,但逃過死罪。1970年6月30日。臺就警總判處她14年徒刑,全部財產充公,1977年特赦,直到1998年才推翻此案。

  崔小萍本來應當是那些年的金馬獎舞臺主角,卻因為通共被捕,無論如何辯解,都必須判刑。借她一案,臺灣電影人個個服服帖帖。

  金馬獎也徹底成為文化戰的工具,1987年解嚴后,金馬獎藝術氣息得到了更多顯現。但臺灣當局自恃經濟發達,市場廣闊,仍然以電影作為政治工具,逼港臺電影明星不得與大陸接觸。

  輕則取消片約,重則徹底封殺,如梁家輝因為到大陸合作拍戲,直接被斷了生路,只好擺地攤謀生。

  2017年3月11日,崔小萍在臺北去世,已經德高望重的李行(右邊握手者,左邊是孫越,今年去世)以她最好的朋友身份出面召集治喪委員會。

  李行等人還活在八十年代那種優越感中,2018年大陸總票房是609.76億,而2018年臺灣票房冠軍《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是2.2億臺幣(約4900萬人民幣),全部加起來不到10億人民幣,約為大陸60分之1。

  到底是誰自不量力?給臉不要臉,非要把”臺獨“請上頒獎臺?

  電影是一個資本密集型產業,臺前是明星風光,幕后皆是投資方利益博弈。哪家公司敢冒著被踢出大陸市場的風險派出自己的當紅明星去金馬獎走秀?

  所以說李行糊涂了,他是在刻舟求劍,電影市場發生了無法逆轉的變化,而且兩岸差距會越來越大。

  金馬獎真正價值就是文化品牌,打造它要幾十年,毀掉它只需要一次頒獎禮。

  臺灣的文化心態是極度扭曲的,大陸電影界以前積極參加金馬獎,結果臺媒抱怨大陸得獎太多,是文化侵略。

  現在好的,你們關起門來自己玩吧,再玩個幾年,金馬將也該跟著兩蔣壽終正寢了,這本來就是他們的東西,民進黨何必一邊痛恨,一邊繼承?

  吳老師一部戲抵臺灣十年票房,好氣哦!

  時代正在走向嶄新的明天,井底之蛙再怎么躲著陽光,井蓋總有被撬開的一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大參考 |

GMT+8, 2019-7-1 12:04 , Processed in 0.110681 second(s), 15 queries .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股票t0 股票配資

Powered by 大參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股票T+0開戶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山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