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參考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1892|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盧克文:伊朗舊事:機械與魔法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22 13:05:0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陸

  在薩達姆準備開始跟伊朗下場切磋以前,有必要先了解下背后默默支持伊拉克的兩個國家。

  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沙特。

  薩達姆跟霍梅尼屬于荷槍實彈的較量,而在思想戰線上,伊朗和它的仇人們早就展開了殊死搏殺。

  美國巴不得薩達姆攻擊伊朗,在被霍梅尼過河拆橋后,美國在伊朗資產被沒收,人員被扣留,世界頭號大國居然被霍老師忽悠得腿都瘸了。

  寧教天下人被我忽悠,休教天下人忽悠我,霍梅尼,這筆賬,我美帝一定要跟你算到底!

  美國大使館連人帶狗被扣押在德黑蘭大使館里(共計52人,1979年11月19日和20日伊朗釋放了十三名女性和非裔美國人質),因為無法答應伊朗新政府的談判條件(包括遣返巴列維,向1953年推翻摩薩臺行為道歉等),卡特政府決定硬扛霍梅尼。除了停止進口伊朗石油和凍結伊朗大約80億美金的資產外,美國政府還制定了代號為“鷹爪行動”的秘密營救行動,包括陸軍三角洲特種部隊在內的聯合軍準備武力解救被困人員。

  很不幸,營救行動失敗。

  行動中一架直升機與一架C-130大力神運輸機相撞墜毀,8名美國軍人陣亡。伊朗人發現了飛機殘骸和遇難者遺體,霍梅尼震怒,伊朗的電視臺天天向全世界滾動播出美軍遺體被示威者在德黑蘭游街的畫面。
  雖然伊朗政府對人質提供了人道主義幫助,但是他們時常會被蒙上眼睛帶到當地人和電視鏡頭前。美國媒體天天追蹤人質近況,每天在電視新聞里報道今天是我們美國人質被綁架的第XXX天,此舉給卡特政府帶來極大壓力,但是美國政府除了宣布與伊朗斷交和加大制裁外(此后兩國再未建交),也拿不出別的辦法對付霍梅尼。

  綁架這件事從長遠來看,產生了極壞的影響。

  電視臺每天向民眾報道我們被伊朗綁架人質多少天(一共444天),將伊朗這個國家標簽化了,美國民眾與伊朗站在了對立面,幾代美國人都認為伊朗是一個邪惡國家,如果是一個優秀的政治家,就應該把矛頭指向當時的美國政府,更換政府后事情還有回旋余地,采用綁架手段,使普通美國人都開始憎恨伊朗。

  伊朗的邪惡國家形象就一直刻在美國人的記憶里,到今天也沒翻身。

  但霍梅尼獲得了暫時的成功,可以說他通過人質事件拖垮了卡特政府。1980年11月,卡特在競選中敗給了特朗普的偶像羅納德·里根。卡特曾發誓要把人質救回來,但他在人質事件中展現出的無能一面,導致成為大選失敗的原因之一,里根的競選參謀團和霍梅尼達成了秘密協定,大選結束之前不放人,讓卡特流失選票,作為回報,伊朗可以取回自己的80億美金資產。

  在里根的總統就職典禮后幾分鐘,所有的人質獲釋并交返美方。
人質踏上美國領土

  除美國外,伊朗的另一個死敵就是美國在中東的好兄弟——沙特阿拉伯。

  沙特已經是伊朗的老冤家了。

  早在40年代,沙特就處死過伊朗的朝覲者,理由是這個人在朝圣的時候向圣城麥加的禁寺內潑灑穢物(伊朗方面說是由于天氣炎熱嘔吐導致的),伊朗一怒之下與沙特斷交。后來巴列維上臺,兩個國家同為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兩塊基石,除了偶爾發生一些宗教摩擦外,在美國的大力撮合下,倒也相安無事,反而因為石油利益基友情深。可是1979年伊斯蘭革命霍梅尼上臺后,認為美國是“大撒旦”,沙特是美國的走狗,再加上教義紛爭(沙特屬于遜尼派里的極端保守派),決定新仇舊恨一起算,先拿沙特開刀。

  霍梅尼越看沙特越不順眼,主動找事,上來就將自己的講話錄音大量擴散到沙特的薩哈省,鼓動聚居的什葉派教徒鬧獨立,還憑借對伊斯蘭教義的推理解讀,質疑沙特對兩座伊斯蘭圣城麥加和麥地那的監護權。
紅色區域為薩哈省所在位置,首府為達曼

  霍梅尼這兩招相當陰毒。

  薩哈省境內有大量什葉派信徒,地下還有豐富的石油資源,沙特的財政十分依仗薩哈省的石油收入,一旦領土分裂,政治層面先不說,沙特的經濟就會受到極大打擊,從石油經濟再變回朝覲經濟(旅游經濟),指著朝拜的信徒賞飯吃。

  想讓沙特變成一個旅游國,沙特王室是堅決不答應的。

  除了講話錄音,霍梅尼領導下的伊朗還建立電臺,天天開訴苦大會,吐槽什葉派信徒在沙特受到的歧視:不讓當兵,不讓當公務員,沙特又沒法反駁,因為吐槽內容都是真的。放在以前,大家都有錢,吃的好喝的好,也沒幾個人在意。現在霍梅尼的講話一進來,什葉派老百姓覺悟提高了,不服政府管了,伸手要政治地位了。

  另一方面,沙特的王室統治是建立在對兩座圣城監護權的確立基礎之上,霍梅尼一頓經典解讀,得出了王室沒權力監護圣城的嚇人結論,這直接動搖了沙特政府的執政合法性。到后來,電臺的大喇叭里天天喊君主制國家不是伊斯蘭國家,號召大家推翻王室,擁抱真正的伊斯蘭(明擺著要煽動沙特國內什葉派造反)。

  本來要是只有什葉派折騰,沙特政府軟硬兼施,倒也能抗的住,畢竟什葉派屬于少數民族,但是沙特后院起火,最終導致了薩哈省出現了持續三天的大規模暴亂,什葉派與沙特軍警發生了劇烈沖突。

  在后院放火的就是沙特境內的“瓦哈比”派穆斯林,該派杰出代表有全球恐怖分子祖師爺本·拉登,以及ISIS等(ISIS的故事見《惡魔的棋子》)。

  在沙特建國以前,沙特王室的族長默罕默德·本紹德與虔誠的宗教神職人員默罕默德·瓦哈比結盟,兩股勢力共同打下沙特阿拉伯的茫茫沙漠(沙特境內沒有河流,因此也不能稱之為江山),沙特至此建國。沙特靠賣石油暴富以后,瓦哈比的追隨者們建立的“瓦哈比”派穆斯林吃得太飽,準備搞事情,發動全世界圣戰,不是他們派別的就是異教徒,全部干掉,并立志要讓穆斯林全部信奉“瓦哈比”。

  石油收入的巨富使得教義極端保守封閉的“瓦哈比”派到處傳播自己的極端思想,傳著傳著就把槍口對準了自己的昔日革命戰友沙特王室。
1979年的麥加大清真寺

  1979年11月,一群瓦哈比極端分子進入了圣城麥加的大清真寺,取出了藏在棺材里的槍支彈藥,控制清真寺后,開始用大喇叭痛斥沙特王室違背伊斯蘭信仰,說沙特的統治家族是酒鬼、賭徒,他們讓沙特偏離了純凈的伊斯蘭信仰,呼吁所有伊斯蘭信徒應該立刻把王室推翻,把國王處死。沙特政府的部隊打不過極端分子(這水平),無奈之下請求美國支援。

  美國安排附近的法國特種部隊解救困在清真寺里的人質(特種部隊用的大清真寺建筑圖紙還是本·拉登家提供的,因為拉登家是大包工頭,這是他們家負責翻修的!),法國特種部隊強攻時大量人質在兩軍交火時死亡,霍梅尼一看此情此景,再不動手更待何時,于是振臂一呼,一代大V開始造謠:

  “美軍圍攻大清真寺啦!”

  霍梅尼這一吼一箭雙雕,不僅整個伊斯蘭世界掀起了反美高潮,沙特境內矛盾也被激化。

  依靠法國的特種部隊平息暴亂后,沙特國王不僅沒有追究“瓦哈比”派的責任,反而賦予了其更大的權力,因為沙特將沙伊矛盾定義為敵我矛盾,將“瓦哈比”派定義為人民內部矛盾,攘內必先安外。

  “瓦哈比”派拿到了尚方寶劍后,大力排斥不同教派,努力“凈化”伊斯蘭,各種極端保守的措施紛紛往所謂的異教徒身上招呼,薩哈省的什葉派沙特政府哄都哄不好呢,這下可好,外面伊朗天天大喇叭廣播,內部被瓦哈比搞得日子過不下去了,薩哈省的什葉派終于反了,暴亂把沙特政府折磨夠嗆,追著領頭鬧事的狂揍,對看熱鬧起哄者不予追究,才勉強把暴亂壓了下去。伊朗卻還是不屈不撓,準備繼續跟沙特政府較量。

  兩邊磨拳擦掌,正準備大干一場,中東一代大BOSS,薩達姆先生突然跳進了舞臺中央。

  柒

  1984年,福建省三明市的一座兵工廠家屬院里,孩子們正在歡快地玩耍,一伙西裝革履的外國大胡子叔叔突然從招待所走了出來,那時候外國人少,進出十分引人注目,小伙伴都撓著腦袋,困惑的看著他們,這伙大胡子叔叔上午不是剛走嗎?怎么下午又來了。

  隨著這些大胡子叔叔的到來,小朋友的父母們忙得飛起,廠里最近一直在趕工,人歇機器不歇,工人們全部三班倒。孩子們不允許進入內部廠區,他們看不到成千上萬支AK步槍在流水線上飛快生產,運向他們聽都沒聽過的中東地區。

  孩子們只知道父母很忙,但是廠里總在免費發東西,吃的、用的、電冰箱、洗衣機、除了不發媳婦啥都發(八十年代啊)。

  熱鬧的車間里,伊拉克人不知道,他們眼前的流水線上午剛剛被伊朗人參觀過,更不知道他們住的招待所伊朗人也住過。車間主任看到中東金主來來往往,開心得合不攏嘴,已經拍了兩遍胸脯:保證定時定量交付,只管預備好美金,一切OK。

  這些槍被裝上集裝箱,通過各種方式,運向了伊朗,運向了伊拉克。

  在三明兵工廠的孩子們還在歡呼可以用冰箱自己做冰棍吃的時候,炎熱的中東已經打的如火如荼。

  1980年9月22日,在薩達姆的命令下,伊拉克向伊朗發動了突然襲擊,兩伊戰爭爆發。此時的伊拉克已經裝備12個最新蘇式武器的機械化師,勝算滿滿。

  可惜,他的對手是精神系魔法滿級的大宗師霍梅尼。

  薩達姆主動攻擊伊朗,主要還是為了石油。
薩達姆

  伊拉克想要痛快地賣石油,就跟當時的伊朗不對付,伊拉克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位于波斯灣的出海口很小,往北走又是敘利亞和土耳其,更運不出石油。并且從內陸往波斯灣運輸石油的話,基于成本考慮要通過阿拉伯河走水路才能進入波斯灣,可是這條河流屬于伊拉克和伊朗的界河,對于最后一段的歸屬一直沒有談下來。
箭頭所指就是伊拉克和伊朗的界河,從地圖上可以看出伊拉克的出海口很狹窄

  波斯灣的出口就是大名鼎鼎的霍爾木茲海峽,而伊朗又占據著海峽里的三個小島,基本等同于控制著霍爾木茲海峽,一旦伊朗哪天不高興封鎖了海峽,別的國家還有其他出海口可用,但是伊拉克就被徹底困死在波斯灣,采再多的石油也賣不出去。
伊朗控制的三個小島

  自己的命門被伊朗捏在手里,薩達姆這樣的生猛分子是堅決不答應的。

  早在他擔任副總統時,他驅逐霍梅尼,是因為害怕伊拉克境內的什葉派反對他所在的復興黨。事實上,霍梅尼走了以后伊朗伊斯蘭革命成功,革命思想主動外溢,沙特被搞得雞飛狗跳,近在咫尺的伊拉克境內什葉派深受霍梅尼影響,在反對薩達姆獨裁統治的道路上跳得最歡,對于作風強硬的薩達姆來說,分分鐘不能忍。

  伊朗伊斯蘭革命后,薩達姆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剛剛經歷了革命的伊朗國內局勢一片混亂,軍方遭到大規模的清洗,這正是伊拉克趁機奪取海灣霸權的絕佳時機。沙特聽到薩達姆想動手,種種心酸往事涌上心頭,一邊哭一邊抱著一堆美元沖了過來,將140億美元紅包塞到薩達姆懷里:哥們,你可來了,替我干死伊朗。

  薩達姆默默地收好紅包,點了點頭:后面就交給我吧,看我把伊朗往死里弄。

  果然,伊拉克軍在開戰后長驅直入,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就控制了阿拉伯河對岸的大片地區。但出乎薩達姆意料的是,伊朗人在抗住了伊拉克的第一波進攻后,逐漸穩固了自己的陣地,并在1981年1月開始逐步發起了反攻。伊朗人在武器裝備的數量和質量上都不如敵人,但他們用人海戰術和宗教狂熱彌補了這一點。

  擅長物理攻擊的機械狂魔薩達姆,太低估大法師霍梅尼的魔法攻擊了。
兩伊戰爭

  1982年,伊拉克的優勢被伊朗追平,薩達姆本想著在戰場上快速地戰勝敵人,然后逼迫伊朗人坐在談判桌上接受伊拉克提出的領土條件,但是偏偏霍梅尼軟硬不吃,寧可戰斗到最后一人,也絕不和侵略者談判。

  在伊朗人發動反攻的時候,伊拉克軍隊在戰場上修筑了大量的堅固防御工事。按理說這些防線在海陸空協同作戰的情況下很快就會被擊碎(參見海灣戰爭中的沙漠風暴行動),但是由于雙方的作戰水平不高,軍兵種協調又幾乎沒有,幾十年前憑借坦克大軍的鋼鐵洪流突破防線的戰斗方式隨著反坦克武器的發展和布雷布障水平的提高已經過時了,伊朗和伊拉克都陷入了殘酷的陣地拉鋸戰中。

  拉鋸戰打得異常殘酷,沖鋒的人們猶如收割的麥子一樣成片的倒下去,血肉橫飛,支離破碎,前線如同地獄。

  而在沖鋒的最前線,還有一大批八九歲的小孩子。

  1982年10月,在伊朗向伊拉克進攻作戰中,伊拉克在伊朗軍隊的必經之路上埋設了許多反坦克地雷。由于伊朗方面缺乏掃雷火箭和其他高技術掃雷工具(僅使用火炮攻擊雷區反而會使雷區復雜化),遲遲無法打開通道。僅有的少量掃雷坦克由于伊拉克方面設置的反坦克障礙以及反坦克武器自身難保。由于伊拉克軍隊在埋設反坦克地雷的時候搭配埋設反步兵地雷,致使伊朗的掃雷兵也無法進入雷場。

  為了讓掃雷兵安全進入雷區排出反坦克地雷,伊朗方面大量招收兒童突擊團,向他們描述天堂的美好以及任務的重要性,讓孩子們沖在最前面,用自己的身體壓發反步兵地雷,為后續掃雷兵排出反坦克地雷進而保證坦克部隊前進。
伊朗兒童突擊團

  500多名孩子在喊著“沖過敵人防線就能過上好日子”的口號中義無反顧地沖了上去,隨后是連續不斷的爆炸聲和漫天的殘骸。

  伊拉克軍人看著眼前的一切驚呆了,有些人當場精神崩潰,他們不知道是否要開槍。

  與此同時,伊朗方面火力全開,掃雷兵迅速跟進,很快排除了部分反坦克地雷,為后續的坦克部隊挺進打開通道。

  這群孩子最后幸存8人,幾乎全部殘疾。據不完全統計,整個戰爭期間,共計3萬多名伊朗孩子參加了各類敢死隊,在打掃戰場的時候,浮土里打掃出數量巨大的塑料鑰匙。

  那些塑料,是上級發給孩子們的,在沖鋒之前告訴他們,那是通往天堂的鑰匙。

  捌

  在地面攻勢無法取得優勢的膠著情況下,1983年底,薩達姆宣稱要對伊朗實施海上封鎖,誰的油輪敢停靠在伊朗港口就攻擊誰,讓伊朗的石油運不出去,妄圖以此拖垮伊朗經濟,打不過你我拖死你。

  而伊朗領袖霍梅尼也不甘示弱,說只要伊拉克敢碰伊朗的油輪,伊朗就立刻封鎖霍爾木茲海峽。雖然在海灣合作委員會以及西方國家的勸說下,伊拉克推遲了襲擊伊朗油輪的計劃,但是到了1984年,伊朗已經開始攻入伊拉克領土,實在憋不住的薩達姆還是開始對伊朗油輪發起大規模的攻擊。

  1984年3月27日,伊拉克空軍率先擊沉了一艘為伊朗運送石油的巴拿馬油輪,掀開了大規模襲船戰的序幕,隨后伊朗便襲擊了一艘科威特的油輪,兩國在短短5周內,就襲擊了包括油輪在內的11艘船只,截止到1985年初,有100多艘船只被兩國軍隊輪番襲擊(來啊,互相傷害啊),兩國的石油出口貿易也因此銳減。

  雙方亂打一氣的襲船戰最終在美國海軍的介入下停止,而伊拉克妄圖依靠襲船戰來拖垮伊朗經濟的計劃最終也沒有達成。
兩伊戰爭中遇襲的油輪

  實際上,伊拉克在開展大規模油輪戰之前,鑒于巨大的人員傷亡和經濟壓力,曾經想和霍梅尼和談。薩達姆于1982年6月20日放低姿態,主動向伊朗表示他愿意停火并在兩周內從伊朗撤軍。大佬霍梅尼不屑一顧,說談也可以,但是你得下臺。薩達姆生猛之氣馬上就跳了起來,我下臺?我下臺我面子往哪放,我往哪里擺?霍梅尼一番話倒是打動了薩達姆身邊的伊拉克衛生部部長,一次會議上他建議總統大人可以暫時假裝下臺,等停火了再說。薩達姆夸獎他這個主意不錯,還有沒有贊同的,都發發言,表表態,底下的人一片死寂。

  薩達姆把衛生部長拉到隔壁屋,一槍打死,回來繼續問,你們同意他的說法嗎?開會的人把腦袋搖的比撥浪鼓還歡。

  既然霍老法師軟硬不吃,這仗就只有接著打下去了,眼見著炸油輪也不好使,薩達姆決定發大招了。為了讓伊朗人屈服,伊拉克軍隊開始在戰場上使用包括芥子毒氣和神經毒氣在內的化學武器。

  幾十年后指責薩達姆藏有大規模殺傷害武器的美國人,居然假裝沒看到,還偷偷地向薩達姆出售制造化學武器的原料。在兩伊戰爭后期,美國甚至直接參戰,用導彈摧毀伊朗的海軍和地面目標。

  1987年5月,伊拉克在打擊伊朗的時候,海軍一枚“飛魚”AM39空艦導彈炸到了美國在波斯灣的驅逐艦“斯塔克”號上,炸死37人,驅逐艦受損。

  美國人含著一口血大方表示,這是誤射,沒關系,小薩,你繼續打。

  除了毒氣之外,伊拉克為了趕緊結束戰爭(國庫打光了,沒錢了),向伊朗的各大城市發射導彈,進行無差別攻擊。伊朗也不甘示弱,向伊拉克境內發射導彈。襲城戰造成了兩國平民的巨大恐慌,大城市的人們開始紛紛逃亡農村,不過由于襲城戰造成的損失巨大,也間接的推動了兩伊戰爭走向結束。
導彈襲擊后的城市

  在經歷了殘酷的油輪戰、毒氣戰、導彈戰之后,瘋狂的精神系大法師霍梅尼仍然絲毫沒有跟伊拉克和談的意愿。

  霍梅尼大有一種就算伊朗人全部死光也絕不認輸的氣勢。到了1988年,薩達姆終于崩潰了(MD,這世上居然有比老子還硬氣的人),這場原計劃只打幾個月的戰爭已經打了八年,持續的戰爭拖垮了伊拉克的經濟,全國的軍費開支一度占到了GDP的一半以上,光外債就欠了1000億美元(中國那時只有33億美元的外匯儲備)。

  于是,薩達姆向伊朗發出威脅,如果伊朗人再不和談,他就要向伊朗平民發動全面的毒氣戰。

  對于薩達姆的這種行為,美國政府當場雙目失明,甚至還阻撓聯合國對此進行譴責。

  伊朗政府內部的一些人在這個時候開始沉不住氣了,他們認為薩達姆狗急跳墻,真有可能干出這種事。他們清醒地認識到,整個西方世界和阿拉伯世界都是站在伊拉克一邊的,這場仗再打下去只怕伊朗是真的要亡國亡種了。他們花費了很大力氣,終于說服了霍梅尼接受停火談判。

  迫于無奈,1988年7月20日,還沒有打爽的霍梅尼在廣播中極不情愿地宣布伊朗將接受停火。他在講話中說:

  “那些為國捐軀的人是幸福的。那些在戰場中死去的人是幸福的。而我卻只能不幸地活在這里,飲下這杯毒藥。”

  這發言……真是夠了!

  兩伊戰爭讓伊朗損失慘重,政治方面,薩達姆并未下臺,罪魁禍首依然好端端的掌握國家大權;經濟方面,整個戰爭打了8年時間,基礎設施損毀嚴重,民不聊生,經濟損失高達3000億美元;宗教方面,霍梅尼打算借兩伊戰爭推翻薩達姆,像伊朗一樣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權,對于霍梅尼來說,伊拉克是最可能建立政教合一國家的,因為其什葉派占據主導,霍梅尼認為兩伊戰爭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這也是其堅持擴大戰爭的原因。而戰爭最后以屈辱的方式結束,霍梅尼的目標一個都沒達成,而且伊拉克還舔個臉直接宣布勝利了,對霍梅尼簡直是屈辱。

  戰爭結束了,雙方各自退回到了國境線以內,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伊朗國內滿目瘡痍,巴列維時期的建設成果付之一炬。大量邊境線附近的采油設施被毀,石油工業幾乎癱瘓。這場戰爭僅伊拉克方面就超過35萬人陣亡,伊朗方面死亡人數更多(據說是45萬到90萬之間)。這場戰爭,雙方除了得到漫山遍野的墳墓外,什么都沒得到。

  或許是伊朗人認為兩伊戰爭對自己國家的兒童造成了巨大傷害,時至今日,伊朗拍攝的反映兒童的故事片非常細膩真實,善于表達真情實感,伊朗電影《小鞋子》和《天堂的顏色》拍得感人肺腑。

  1989年6月3日,在兩伊戰爭結束不到一年后,霍梅尼因心臟病逝世。

  臨死前,大法師還干了兩件大事。

  1987年,就在兩伊戰爭快結束的時候,伊朗組團去沙特朝覲,說是朝覲,其實更像是尋釁滋事。伊朗人在沙特大喊口號,要推翻沙特王室,沙特軍警說我警告你,你別瞎嚷嚷啊。伊朗人說可以,那我喊打倒美國你總管不著吧。伊朗人扯著嗓子喊打倒美國,打倒蘇聯,當街焚燒里根大叔的畫像。局勢越演越烈,終于失控,7月,伊朗朝覲者與沙特政府爆發了激烈沖突,伊朗死亡275人,沙特軍警死亡85人,吃瓜群眾死亡一百人左右。
1987年的麥加慘案

  雙方政府隔著波斯灣互懟,沙特說,誰家朝覲帶鐵棒錘子來的,這不擺明砸場子嗎?伊朗說你那一地彈殼是怎么回事,帶點生產工具就開槍呢?這一事件令德黑蘭憤怒的抗議人群占領了沙特大使館,并導致多名沙特外交官受傷(其中一人還沒搶救過來)。霍梅尼撂下一句狠話:

  “我們可以原諒薩達姆,但永遠不會原諒沙特國王。”

  1988年,伊朗人決定這年派16萬人去朝覲,上回人少,打架吃虧。沙特一聽就瘋了,哥們,你這哪是朝覲來了,你這是搬家啊。沙特死活不干,伊朗說不干是吧,我不去了。沙特說你不來是吧,好,斷交,上回你甩我(四十年代),這回我甩你,扯平了。

  霍梅尼除了確立了徹底跟沙特對著干的指導思想外,另一件事就是繼承人問題。霍梅尼總共有2個兒子,其中他最看重的是長子穆斯塔法·霍梅尼,他也遵照父親的指示從小就在教士圈里打滾,很快就闖出了一番名堂。但是長子在巴列維時期突然死亡,就剩下老二一根獨苗。可是老二艾哈邁德·霍梅尼則讓霍梅尼感到十分的苦惱,因為他崇尚的是西方民主的思想,認為用宗教去洗腦民眾,是不自由的制度,應該給予每一個人平等的權利。

  雖然屢次勸說,可是艾哈邁德卻從未改變自己的想法,甚至在國內宣傳自己的思想,霍梅尼無奈只能夠禁錮他。兒子挑不起大梁,無奈之下,霍梅尼幾經折騰,甚至修改法律,最終將大位傳給了他的學生——哈梅內伊。

  需要指出的是,哈梅內伊接班時并不是大阿亞圖拉,但是其忠于革命的意識使他成為了繼任人選。其實一開始霍梅尼不打算選他的,因為他過于偏激,一旦上臺之后可能會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他居然會覺得別人偏激!),可是后來實在沒人選了---最開始選的是大阿亞圖拉蒙塔澤里,但是霍梅尼發現跟他不是一條心,就把他廢掉了,只好選擇哈梅內伊。
伊朗最高宗教領袖哈梅內伊,他之前還當過伊朗總統

  右手失去活動能力的阿塞拜疆族哈梅內伊現在依然是伊朗的最高精神領袖。說到這里,有必要解釋一下伊朗奇怪的政治體制,簡單來說,為什么新聞里有時有這種報道:
最高精神領袖與總統互懟

  自雙軌制政體(干政的最高宗教領袖與總統)實施以來,伊朗政壇逐漸分為兩大派系。其中,強硬保守派主要以宗教人士為主;而溫和改革派的主要代表,則主要是接受過西方教育的精英團體。如果政府是保守派政府,則各種內政外交幾乎與宗教系統不謀而合,因此政府在推行各項政策時的阻力大幅減小,行政效率能顯著提升。在保守派總統當政時期,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對其第一任期的統治給予了高度支持。

  但是反過來,如果政府屬于溫和改革派政府,則被宗教勢力處處掣肘,各種政策寸步難行,例如謀求經濟改革,緩和與西方國家關系等。當然,事實上,內賈德之所以與哈梅內伊互懟,根本原因還是伊朗保守派內部分裂,新保守派與舊保守派之間的權力爭奪。現任總統魯哈尼任上伊朗國內頻頻產生大規模游行示威,除了經濟不景氣以外,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保守派和溫和改革派的政治斗爭了。

  玖

  1990年,閑不住的機械狂魔薩達姆又去入侵科威特,海灣戰爭的爆發使沙特和伊朗的關系趨于緩和,因為兩個國家都不認同這種侵略行為。

  戰爭期間,兩國官方關系于1991年恢復。

  進入21世紀后,美國推翻薩達姆政權,使得占伊拉克人口多數的什葉派掌權,進而導致伊拉克倒向同為什葉派的伊朗。

  沙特則越發擔心伊朗的核計劃以及對自己在中東地位的威脅。雖然2007年伊朗時任總統內賈德訪問利雅得,并在機場受到沙特國王阿卜杜拉的熱情迎接,當時媒體甚至一度形容伊沙為“兄弟之國”。但2011年出現的“阿拉伯之春” 使得兩國關系再度轉冷。可以說,“阿拉伯之春”之后,沙特與伊朗形成“互踩”之勢。當沙特的盟友受到威脅,沙特會幫一把,而伊朗就去支持它的反對力量。當伊朗的同盟處于崩潰的邊緣時,伊朗會試圖把它拉回來,而沙特則會上去踩一腳。

  所以新聞上播出敘利亞內戰時,沙特成為反對派武裝的主要支持者,而敘政府軍則受到伊朗支持下的什葉派民兵的大量補充和彈藥援助。沙特指責阿薩德政權一會屠殺一會毒氣彈,并稱伊朗沒安好心,想占領敘利亞;伊朗說你夠了,你天天培養恐怖分子還敢說別人?

  也門內戰時,沙特支持也門政府軍,派飛機轟炸胡塞武裝,而伊朗則忙著通過三大港口向胡塞武裝給槍給炮,兩個國家就差沒親自動手。

  恩恩怨怨,一時是了不了了。

  拾

  中東是一塊是非之地。

  伊朗不僅與伊拉克、沙特有漫長的恩怨史,他還有一個死敵以色列。

  伊朗對以色列的態度非常簡單,哈梅內伊和魯哈尼多次在國際社會說以色列是危險民族,揚言要將以色列從地球上抹掉。

  以色回應稱伊朗不要趁敘利亞內亂派兵到邊界開基地,必要時會對伊朗進行毀滅性打擊。

  以色列自己擁有100枚核彈,卻嚴防伊朗真正擁有核武器,奧巴馬時代,五大常任理事國外加一個伊朗談的口干舌燥,最后伊朗勉勉強強簽署了核協議(伊朗當時很不情愿,認為吃虧了),特朗普上臺二話不說將前任核協議撕毀,并且對伊朗步步緊逼,對其進行經濟制裁,宣布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是恐怖組織。

  奧巴馬簽訂的伊核協議,使伊朗將離心機從1.9萬臺減少到了6000臺,而且不允許生產高濃度的濃縮鈾,從而放寬了對伊朗原油出口的限制和經濟制裁,這使得2015年后伊朗經濟快速恢復,每天出口300萬桶石油,再用賣石油的錢用來支持也門胡塞武裝,以及在敘利亞悄咪咪地開基地靠近以色列。

  對于奧巴馬這份簽訂的核協議,以色列跟沙特十分不滿意,兩大盟友一再煽風點火,要么希望特朗普打伊朗,要么希望能重新簽訂一份更嚴厲的核協議,防止伊朗擁有核武器。

  而其實伊朗在現階段根本不可能擁有核武器,核武器研發出來大概需要十年,中間還要進行五六次核實驗,核武器還需要小型化,裝到導彈里才能形成戰斗力。而且伊朗如果真的建好了核設施,以色列一定會馬上空襲抹平掉。

  可以說,現階段的伊朗核問題,都是以色列、沙特帶節奏,美國帶頭施壓炒作起來的。是意圖將以色列坐大,拔掉眼中釘的手段。

  奧巴馬在任時,曾經讓國防部長制訂作戰計劃,一旦伊核簽不下來,可能要做好動武的準備,國防部長一共制訂了四套方案,其中D計劃普遍被認可,根據那份計劃,現在美軍派往波斯灣的軍隊要增加十倍才有把握推翻伊朗政權,所以說以現在美軍在波斯灣的部署,恐嚇意義遠大于實際作戰意義,特朗普的最終目的,還是要伊朗回到談判桌前,簽訂一份嚴格控制伊朗軍事發展的新協議。

  伊朗在中東朋友不多,但背后卻緊靠著中俄兩個大國撐腰,而最近中方出訪俄羅斯時,第一次在公共場合明確支持伊朗核協議,也就是發出信號,誰敢動伊朗,就是動中俄。

  我也一再說過,自二戰后,沒有一個大國,親自打贏另一個大國支持的代理人戰爭,美國如果真的動手打伊朗,就真的真的會迎來美國歷史的大拐點。

  這一天遲早會到來,而伊朗,則很可能是打開這個拐點的最佳鑰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大參考 |

GMT+8, 2019-7-5 23:16 , Processed in 0.143851 second(s), 16 queries .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股票t0 股票配資

Powered by 大參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股票T+0開戶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方言91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山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